设置

关灯

同情?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同情? ();   ? ()  他们虽然见识过叶晨曦的菜刀,却并不知道这菜刀会是如此的厉害,加上她头顶悬着的阿火,众人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其实,要是大家一轰而上,叶晨曦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可赤紫莲阳焰的霸道,又让他们不敢以身试险,万一自己倒霉撞上赤紫莲阳焰,还真是死得冤。  在没有深仇大恨的情况下,谁也不愿做这种出头鸟,只为一时的意气用事。  展令启难堪过后,越发不敢动手了。因为他知道,一旦动手,赤紫莲阳焰肯定第一个攻击他。就算事后被报了仇,也无济于事了。  叶晨曦心知这帮人的想法,越发有恃无恐,昂着下巴:“快点,把身上的宝物统统上交。别逼我动手啊。”  展令启和展令云互望一眼,各自眼里都有羞忿。  王应辉出来打圆场,说:“晨曦,算了,展令扬是首恶,何必迁怒到其他人身上呢?”  “姓展的没一个是好鸟。”叶晨曦哼了声,看着已变成一头猪的展令扬,说,“罢了,修炼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今儿我就不为难你们了。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所有人都看着她。  叶晨曦清清喉咙,说:“宁愿得罪君子,也不愿得罪小人。你们展家人,实在不配称作君子,只能算是伪君子。”  “你们又能好到哪儿去?我是伪君子,你们就是真小人。”展令扬愤怒大吼。  叶晨曦轻蔑一笑:“我们是小人,但也从来不会否认自己是小人啊。不像某人,当了小人,却又藏着掖着。”  王应辉轻轻咳了两声,说:“晨曦,天色不早了,说正事要紧。”  叶晨曦恍若大悟,赶紧说:“对对对,说正经事要紧。今儿在场所有人,全都发个毒誓,今日之事,不许往外传。否则必定天打五雷轰,元神自曝而亡。”  众人面露惊异,今日之事,要是传扬出去,最丢脸的莫过于展令扬呀,叶晨曦他们都是受害人,怎么受害人还要替加害人保密呢?  面对诸人的疑惑,叶晨曦解释:“咱们是小人,小人其实并不可怕。最怕的就是你们这帮伪君子,明明做了婊子偏还立牌坊,生怕传出去,影响自己的名声。今天的事,真要传了出去,你们展家人也再无名声可言。可是,我们却怕啊,万一你们为了掩掩自己的恶行,日后杀咱们灭口怎么办?再则,万一你们怀恨于心,我们也不可能千日防贼吧?所以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赶紧的,别废话了,每个人都发毒誓,保证不把今日之事传出去。”  众人被叶晨曦的歪理弄得很是无语,可比起储物袋被夺,这个血誓对他们反而有利。今日之事真要传出去,展家确实会受千夫所指。尽管不少修士都会在密境里借机排除异已,但人家都把尾巴扫得干净。唯独他们,不但没能排除异已,还被人家捉了把柄,倘若传了出去,展家可就丢死人了。  于是,展家人半推半就地发了血誓。  在场所有人,也都发了血誓,保证今日之事,绝不外传,否则必遭打天雷劈,死后永堕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叶晨曦收了起誓符,又笑盈盈地问大家:“此次诸位密境之行,收获甚微,伤亡还惨重,等回去后,要如何向家中长辈们交代呢?”  众人面面相觑,展令启面带警惕之色,说:“我们就说密境里怪兽众多,我们防不胜防,损失惨重。”  “可是,王氏队伍却得了这么多幽灵冥虫,你们又作如何解释?”  展令启与展令扬互望一眼,最后由展令启说:“王氏准备充分,加上运气好,一路上也还多亏了王氏队伍,不然我们还真有可能全军覆没。”  “孺子可教矣。”叶晨曦打了个响指,笑盈盈地看着众人,“就这么说定了,王氏队伍之所以收获甚丰,主要是因为运气好,准备充足。再则,我们实力要整体高过你们。”  王应辉低头闷笑,晨曦气人的功夫越发娴熟完美了。  不过他喜欢。  王氏其他人也跟着闷笑,有了这位叶道友,危机重重的密境里都变得欢乐起来。  陈靖宇也侧目,瞅了瞅叶晨曦,尽管素面朝天,衣着也简单,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依然给人一种惊艳之美。一人之力,便能让一群大男人敢怒不敢言,  虽然只是通玄初中期修为,可她的实力,再无人敢小觑。  能一脚踹飞修为高过她的展令晴,拥有世间难觅的赤紫连阳焰,能够攻击他人元神,拥有举世罕见的空间戒指,又拥有修仙界万金难求的朱果,身手厉害,术法娴熟,反应灵敏,机智超群,勇谋结合,虽然出自小小修仙家族,却师拜少阳真君。这样的女修,假以时日,必定光茫四射,或是那万千星辰中最为耀眼的明星。  如此璀灿四射的女修,今后也不知要便宜哪个男修。  陈靖宇又看了王应辉一眼,唇角浮起一抹复杂。  威胁了展家人,又完美收尾,叶晨曦像得胜而归的孔雀,踩着耀武扬威的步伐,来到王应辉身前,冲他挤挤眼。  看着她冲自己挤眼睛的模样,真是可爱的紧,像精灵,又像干了坏事而得意的调皮蛋,充满了娇俏之美,让人忍俊不禁,恨不得把这份难得的娇俏拢入怀中,只让他一人欣赏。  王应辉又习惯性地伸手去捏她的俏鼻,却被绣花鞋拍开,痛得他忍不住呲牙,哀怨地看她一眼。  叶晨曦横他一眼,脸上带着警告,混蛋家伙,还敢占我便宜,等出了密境,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应辉被她这么一横,只觉半边身子都酥了,叶晨曦就连翻白眼的动作,也是那么的荡漾人心,带着流转的眼波,娇美灵动,媚态可掬,真恨不得此时无人。  叶晨曦见自己的警告丝毫不起作用,反而让他一味地盯着自己,眸光痴呆,真是蠢得可以,不由替他丢人,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传音道:“傻了吧?干正事要紧。”  王应辉回过神来,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自己,一双双眸子,全带着了然和同情,不由微怔,这帮人,理应羡慕眼红才是。同情?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