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把叫菜刀的法宝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这个少年约十七八岁模样,皮肤白皙,修眉俊目,极是英俊。身段修长,气质出众,尽管还未真正长成,头发也有些散乱,身上也较破烂,看起来有些狼狈,却也丝毫无损他出众的气质。这应该是某修真大家的子弟吧。叶晨曦暗忖。“小妹妹,你这符怎么卖?”少年见叶晨曦只顾着盯着自己,却不说话,便再说了遍。叶晨曦回过神来:“你要买符?”“嗯,这个飞行符怎么卖?”少年指着其中一道土黄色的符。“五颗灵石。”叶晨曦声音有些发颤,摆了五天摊了,还未开过张呢。这少年真的能结束她颗粒无收的窘境吗?“这样呀,那这枚火暴符呢?”少年又指着另一张符箓。“这个需八颗灵石。”叶晨曦力持镇定,开始介绍起符箓的用法,“这些都是一级符箓,适合炼气期的修士用。分神以上修士并无甚用处。”“是你画的吗?还是长辈所画?”“……是我自己所画。”叶晨曦犹豫片刻,还是如实回答。叶家虽是道修,却并不擅画符。她全是依靠上一世的记忆所画。只是她重新投胎为叶晨曦后,又要重新修炼。目前也才炼气四层,也只能画一级符箓。在凤阳城的跳蚤市场,用处也并不大。但她除了卖自己所制的符箓也没别的可卖了。“好,这个飞行符我要十张,这个火爆符和这个雷击符,各要二十张。你算下价钱。”少年倒也干脆,直接下单。反倒让叶晨曦呆住。老天爷当真会善待勤快之人吗?一旁的叶十八又羡又妒,却见叶晨曦傻在那,气不打一处来,推了她一把:“你愣什么神?生意上门,还不赶紧招待。”然后帮着招呼少年,“这位道友贵姓?”少年笑着说:“我姓凌。”“两水凌?”叶十八笑问。“是,两水凌。”“道友气度非凡,气质出众,应该是世家出来的吧?”叶十八笑着问。“嗯。哎,小姑娘,多少钱,算出来没有?”少年不愿回答,问还在愣神的叶晨曦。叶晨曦反应过来,说:“您要的符箓,每样只有五张……”“这样呀,那就先要五张吧。你算下多少钱。”“一共105颗灵石。就收你100颗灵石吧。”叶晨曦一颗心毫不争气地跳着,太没出息了,她实际年纪都有上百岁了,居然还为了第一次成交而紧张着。比自己只大一岁的叶十八瞧不起她是对的,她都快瞧不起自己了。少年搔了搔脑袋,一脸难为情地说:“我没有灵石。”“……”叶晨曦呆住。“不过我可以用别的宝物与你换。”少年飞快地说,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他以往都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生活。谁知爹娘那么狠心,一脚就把他踹出家门,也不给他些盘缠,就让他在陌生的地界自生自灭来了。“那你能拿出什么宝物来换?”叶十八有些恼怒,弄了半天,居然还是个穷鬼。恨恨地瞪了叶晨曦一眼,真是个衰神。叶晨曦反应过来,艰难地开口:“我不缺别的,只缺灵石。”少年脸上也闪过羞恼,赶紧说:“别急,先看看我的宝物吧。”白皙修长的手上出现一块通体黑透的刀,“这是我之前在天……在家中炼制的法宝,这可是万年玄铁打造,其中加入了家父的三味真火,以及万年妖兽的魂念,水火不侵,不惧任何腐蚀,削金断玉……”“你这是把菜刀吧?”叶十八打断少年的神吹。少年得意的面孔龟裂了些许,很快又说:“这可不是普通的菜刀,这可是把能削金断玉,开山裂石的菜刀……”“得了咧,你去忽悠别人吧,少来忽修我这个笨妹子。”叶十八推开少年,把菜刀丢给他,郁闷道,“搞了半天原还是个穷鬼。真是人不可貌相。”少年受到了侮辱,脸红脖子粗地说:“你别小瞧人。我这菜刀真的与众不同的。”“那你自己用呗。”叶十八没好气地说。“小妹妹,你若是瞧得起我这把菜刀,我再送你一套刀法,如何?”少年羞红着脸,仍是不愿放弃,又对叶晨曦讲起条件了。“我先看看吧。”叶晨曦接过菜刀。叶十八气急:“你这个傻子,这菜刀有什么用?你可别被他骗了。”叶晨曦没有理会,接过菜刀,刀身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只是拿在手中较沉,刀身乌黑,全身上下看不出任何出奇之处。用她十二年时间刻苦锻炼出来的神识扫描,也无任何灵力波动。这分明是一把普通的刀。可这刀身材料倒是不错,确实是玄铁所打,至于是不是万年玄铁,谁也说不清。她不信邪,再一次释放有神识继续探索,过了良久,一丝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才涌来,她心中一动。尘封多年的记忆中,这股气息,仿佛在哪儿见识过。又看了这少年一眼,尽管脸上带着羞窘之色,依然难掩身上的傲气,这人必定出身大家,应该是虎落平阳之顾。再看他身上破破烂烂的衣物,尽管已脏得看不出原来的材料,却也看得出这是上等衣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