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肥鱼一条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小姑娘,我这菜刀换你这些符你绝不会亏,还赚大了呢。要知道,我这菜刀可是仙器呢。”“哈哈,你这是仙宝,那本姑娘就是仙女了。”叶十八哈哈大笑,忽然笑容一敛,骂道:“哪来的大骗子,居然敢骗到我叶家头上,给我滚。”叶家诸人也围了过来,纷纷看着这菜刀,叶九和叶十三分别打量一番说:“毫无出奇之处。十九妹,你可别被骗了。”把菜刀递了回去。少年气得跺脚:“真是身在宝山不识货。”气冲冲地夺过菜刀,“不信就算了,哼。”“等一下。”叶晨曦叫住少年。少年回头,看着叶晨曦,脸上闪过一丝希翼。“你说你姓凌?”叶晨曦打量少年的面容,郑重地问。“嗯。小爷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凌,凌双馨。”“你可认识……此人?”叶晨曦在纸上写上两个字,并递过去。凌双馨看了一眼,便眼大眼:“正是家父,你你你……你怎么可能认识家父?”叶晨曦把纸条撕得粉碎,并收进怀中,她低头,把眼睛里的酸意眨了回去,再度抬头:“这菜刀,我要了。”并把十五张符装好,递给凌双馨。凌双馨脸上闪过欣喜,飞快地接过符,收进储物袋,喜笑颜开地说:“还是小妹妹识货。我这菜刀,别看它朴华无奇,实际上可是好家伙呢,金铁如玉,能砍世界任何坚硬之物,又威风……”正吹嘘着,叶家人已围着叶晨曦,让她别被骗了,因为这把菜刀实在看不出任何出彩之处。凌双馨气愤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这菜刀虽然不起眼,可却是另有乾坤的,你们别狗眼看人低。”叶九冷声说:“你说这菜刀厉害,那你使给我们瞧瞧。”“看好了。”凌双馨眉角一挑,拿过菜刀,虎虎生威地使了起来。只见乌光一闪,呼呼生风,从少年手中使出,凌厉而霸气。“倒还有两下子。”叶九和叶十三互望一眼,他们分别是炼气九层和炼气十层境界,这少年与他们差不多修为。菜刀从他手中使出,倒还有几分威势。这菜刀应该是二品左右的法宝。对于炼气期修为的人来说,还是颇有用处的。只是,下一秒,这少年使着使着,手却是一滑,然后一声尖叫:“啊呀呀……”菜刀从手中跌落,差点砸中脚背。少年跳得飞远,那模样实在是滑稽。众人大笑。从没见过还有被自己法宝砸中的。“还真是帅不过三秒。”叶晨曦暗中摇头。少年讪讪地说:“我不擅用菜刀,所以一时手滑,真的只是一时手滑。”见大家笑,最后一句已是用吼。“哈哈哈……”众人再度大笑。少年又羞又恼,一张俊脸胀得通红,大吼一声:“笑什么笑?小爷擅长使剑。”众人更是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虽然是个骗子,不过只是个半吊子骗子。”叶九忍着笑下达结论。对叶晨曦说:“十九妹,我看还是算了吧,这菜刀就算有些用处,也不值这个价钱的。”“这菜刀我要了。”叶晨曦说。“十九妹,善良是好事,却不能一味当好人。”叶九严萧地说。叶晨曦冲叶九笑道:“九姐,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相信我的直觉。”她上前,把地面上的菜刀拾起来。“十九妹,你实在是……”叶九还要说话,忽然愣住了。原来,那菜刀居然全没入了青石地板,只剩下刀柄在外头。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这凤阳城的所有地砖都非凡品,普通修士的刀剑根本伤不到,而这菜刀却齐根没入石砖中。一叶而知秋,这菜刀如此锋利,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的。叶晨曦抽回菜刀,打量足下的青石板,只见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显现出一条细缝,缝口齐整,现在她已百分百确定,这菜刀绝非凡品,这少年没有骗她。叶晨曦拿着菜刀,问凌双馨:“你不是说还要传授我一套刀法吗?”少年回过神来,喜笑颜开地说:“我马上传给你,配上这把菜刀,绝对能遇神杀神,偶佛杀佛。”双手掐了个印,一个白色玉简出现在手中。叶晨曦接过,玉简很快便没入脑海。“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难事?”叶晨曦接收到这套功法后,脑海里便闪现出一个少女手持菜刀挥舞的画面,唇角抽搐,这菜刀无论有多霸道,可抡到手上,确实有些不伦不类,简直像杀猪的野蛮大婶。凌双馨挠了挠脑袋,期期艾艾地说:“小妹妹,你不但是个好人,还慧眼识珠。不错,我最近,确实遇上困难了。我,我被我爹狠心赶出家门了。还把赐我的所有财产和法宝,全给没收了,我……”脸上是气忿难平,以及在陌生世界的惶恐。叶晨曦了然,她一无所有地投胎到人生地不熟的叶家,也惶恐了一段时间。她在这个地方,好歹还有家族和父母庇护。而这倒霉孩子更惨,是真的被踢出家门,身无分文,十七八岁的年纪,也才炼气期五层,比她还要废材,确实惨。“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我这儿还有些符咒,你都拿去吧,我这儿还有几颗灵石,你自求多福吧。”叶晨曦把摊位上的符全给了他,又给了自己仅存的十来颗灵石。“十九,你实在是……”叶家兄妹摇了摇头,要不是有外人在,真要把她臭骂一顿。凌双馨接过叶晨曦的符和灵石,激动得热泪盈眶,握着叶晨曦的手说:“自古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小妹妹,你这份恩情,我凌双馨记下了。”叶晨曦收回手,说:“我要回去了,以后有缘再见。”虽然这凌双馨目前是只搁浅的小龙,可小龙终究有回归大海的一日。事先结些善缘,或许会带给自己不错的回报。更何况,她也并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