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屋里有人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金刚一阳指和修为都已练到瓶颈的叶晨曦也收拾了心情,拿出消耗了不少灵力所画的符箓出去卖。炼气六层的她,所画的符箓威力,比之前又要强上不少。勉强抵得达二品符的威力。整个凤阳城修士都知道叶家出了个符箓女修,一些低修为的修士还是颇为心动的。耐何叶晨曦卖得并不便宜,一枚普通的火力符也要卖3颗灵石,那些散修也是买不起的。好在,凤阳城还有不少修真家族,大多数家族子弟年底都会进行年终小比,这些低修为子弟也上街来买些灵药符箓回去做准备。叶晨曦的符箓倒也不愁卖。“你们都听说了吗?方家悬赏一百枚三品灵石,捉拿一个炼气八层的修士。”跳蚤市场有不少修士,修士们平时除了修练,也会出来散散心,买些合意的丹药或法宝的。修士们聚到一起,也会产生八卦之心。尤其凤阳城有头有脸的方家这个悬赏公告一出,更是惹来修士们的议论。“炼气八层修士?咱们凤阳城这样的修士虽然不少,可对方家来说,一个指头就能捏死。又何必花那么大的代价悬赏?”有人立即说。这话也是叶晨曦心中所想。方家与叶家一样,都是凤阳城的修真家族之一,方家主攻练丹,与修医的朱家,和种植灵药的叶家一样,都是凤阳城有头有脸的人家,排名还在叶家之上。区区炼气八层的修士,实在犯不着花如此代价。这里头肯定还有别的原因的。只见那名修士低声说:“道友有所不知,那个修士可真够胆大包天的,居然与方八公子抢女人,还把方八牙齿全打光,四肢也被打断,被挑去了手筋脚筋,那个地方给砸得稀烂。”“哪个地方?”“唉哟,就是那个地方呀。”声音越发小声了。修士倒吸口气,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小声道:“这么残忍?”“是呀,方家家主可是扬言要活捉那修士,千刀万剐呢。”“一百枚三品灵石,方家可真够大手笔的。那个修士自求多福吧。”“凤城阳已被布下天罗地网,如今呀,整个凤城阳的修士都闻风而动了,那个修士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咱们也去碰碰运气。”“我看还是得了吧,你我都炼气七层,哪是那修士的对手。”“方家族长说了,就是提供了线索的都有赏金的。咱们四处转转,说不定就能发现那修士的行踪。”两名修士渐渐走远。叶晨曦却不禁替那名胆大包天的修士担忧起来。方家的悬赏不可谓不丰厚,城中修士肯定会闻风而动。那名修士如果没有逃命法宝,下场绝对凄惨。只是可惜了,方八那个淫棍还活着。方家悬赏重金追求一名修士的消息,如龙卷风席卷到每一个角落。全城的散修们不管修为高低,全闻风而动,全程参与“寻宝”活动。不过这些也与叶家无关,叶家到底也是凤阳城十大世家之一,才不会自降身份干这等事。灵芝说也听说了此事,颇为担忧:“方八此人恶灌满盈,那修士倒也替天行道。只是那么多人围剿,想来那人插翅也难飞了。”叶晨曦没说什么,反正也不关她的事。服侍叶晨曦换了衣后,净了脸,灵芝便端着水盆出去。叶晨曦吃了饭,在院子里使了万象桃花剑法,又开始对准院门口那一排人体沙包练习梅花千拂手。只见肥胖十指灵活如梭,在人体沙包上不停地练习,推,挡,擒,捏,时刚以柔,重达上百斤的人体沙包在她的推拿之下,如一片毫无重量的树叶,在她手上不时翻腾。沙包被她手掌击打得啪啪出声。接下来,又开始练金刚一阳指,经过一个多月的辛苦练习,她打出来的金刚指略有成效,不太远的花盆被无形的劲气击中,却只听到“嘣”得声响,花盆里的花微微摇晃了下,又恢复如初。晨晨曦不信邪,又继续猛练,这回她发了狠,指尖对准屋檐上方那记要落下的瓦片狠狠一弹,那瓦片便掉了下来。“唉呀!”一个惊叫声传来。“谁!”叶晨曦一声厉喝,目光四射。她在修炼时,所有人都不得进入院子打扰的,这是规矩,叶家其他子弟也是如此。并且刚才这个声音分明就在她旁边。可她却没看到人。心中不惊惶是假的。“是我,小妹妹。”一个低低的声音响来。叶晨曦脸色微变,她对声音相当敏感,这人不正是那日拿菜刀换取符咒的活宝少年吗?“你在哪?出来。”心中却纳闷,叶家院墙高大,还设置有阵法,院内还有修为不低的护院家丁,一般的修士可是闯不进来的。那少年不过炼气五层的修为,是如何闯入戒备森严的叶家?“小妹妹,小声些,千万别被人发现了。我在你屋子里的窗台下。”声音细微。叶晨曦脸色再度一变,四下看了看,小跑步进入屋子,并关上门。目光四处找寻,并未发现那少年的身影。“还不出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叶晨曦心头也有些发毛。“我在这。”只见叶晨曦床前平空出现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这少年头发凌乱,脸色惨白,脸上还有不少深深血痕,身上也是破烂不堪,还有不少血印子,有多惨就有多惨。“……隐身术?”看着凭空出现的少年,叶晨曦神色微变。“是!”凌双馨气喘吁吁地说,身子忽然倒地,“有吃的没?赶紧给我些吃的,饿死我了。”“你……”叶晨曦正要问他怎么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但见他这副鬼样子,也不好多问,出去叫来灵芝,弄些吃的来。“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身后传来他虚弱的声音。“小姐,往日你都是不吃夜宵的嘛。”灵芝有些奇怪。叶晨曦面不改色地说:“今天肚子饿得厉害,哆嗦什么,赶紧去弄些吃的来,多弄些啊,快饿扁了。”灵芝不疑有她,转身去厨房端了一只烤鹅,半只卤鸡进来:“小姐,厨房就这些了。”看着自家小姐圆滚滚的身材,灵芝担忧地说,“小姐,您不是说要解肥吗?”“明天再减也不迟。”叶晨曦满脸黑线,端过食物,对灵芝说,“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在吃夜宵啊。”凌双馨已饿得双眼发晕,忽然闻到卤肉香味,勉强睁开眼,看到热气腾腾的烤鹅,一声低叫,一跃而起,叶晨曦手中一空,整盘烤鹅已到他手上了。凌双馨也顾不得满手的脏污,两手抱着烤鹅,三五下就啃得精光,还差点呛着了。足足吃了整只烤鹅,他才放慢速度,又进攻起那半只卤鸡,一边吃一边说:“饿死我了,娘的,小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饿肚子。这饿肚子的滋味,再也不想经历了。”看着满地的骨头渣,叶晨曦唇角抽搐,不得不蹲下身来,捡起满地的残渣,问他:“你是如何闯入我屋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