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利益至上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当然是隐身术呀。”他一脸得意,吃饱了后,力气也恢复了不少,从地上爬起来,开始打量叶晨曦的屋子,说,“你是叶家小姐?”“我叶家外围还设有阵法,一般人可是闯不进来的。你别告诉我,你还会阵法。”叶晨曦淡淡地说。凌双馨撇了撇唇:“你们叶家的九宫飞星大阵,能挡住普通修士,却挡不住我。”冲叶晨曦眨眨眼,一脸得瑟。原来这小子不但会隐身术,还精通阵法。“你是哪家子弟,躲到我屋里来做什么?”顿了下,又问,“骗人失败,被人追杀?”“我,我……”“十九小姐,您在屋里吗?”外头传来一个声音。这是族长叶天明身边的女管家孟家的声音。叶晨曦便看到凌双馨在她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又急急忙忙钻入床底,唇角微扬,扬声叫道:“在,孟婆婆,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刚才族长传来吩咐,要所有人紧闭门户,检查各自的院子。那伤害方八公子的歹人估计会夜里闯入私宅躲藏。族长吩咐老奴前来告之各位小主子,务必检察各自的门户。若有发现贼人,务必捏碎传讯符。”“好,我知道了。多谢孟婆婆告知。”叶晨曦平静地说,还叫来灵芝和其他下人,检查一下自己的院子,贼人有可能躲藏的地方都给堵住了,方遣散下人,进入自己的房间,再紧闭门窗。她盯着床底下,漫声道:“出来吧。”只见一道身影从衣柜上方出现,“我在这儿。”少年冲她笑嘻嘻地说。叶晨曦怔了怔:“你刚才不是躲在床底下吗?”“嘿嘿,狡免三窟嘛。”他从衣柜上一跃而下,冲叶晨曦抱拳,“小妹妹,可否收容我几日?”“就是你把方八打成重伤?”上下打量这小子,还真够胆大的呢。“那个畜生,没宰了他也算是便宜他了。”凌双馨不屑地说,见叶晨曦面罩寒霜,赶紧嘻皮笑脸道,“好妹妹,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整个凤阳城的修士都在寻我,方家更是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我在凤阳城人生地不熟,实在走投无路,只好厚颜来找你了。”生怕叶晨曦拒绝,他赶紧说,“我就在你这儿躲上几天,给我足够吃上半个月的食物,等我养好伤,我便离去。拜托你了,好心的小妹妹。”“你可知你如今可是一百颗三级灵石的身份?”叶晨曦说得不怀好意。“眼光放长远些嘛,你若是救了我,我保证给你带来十倍百倍的回报。”凌双馨径直来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一仰而尽。叶晨曦打量他,尽管一身狼狈,可举手投足间,仍然有股令人心折的优雅,脸上并无被人追杀的丧家之犬般的惶恐,依然从容大气。走投无路了,还如此镇定,除非这人装出来的,或是心中有底气,方能有这等稳重气度。“你区区炼气期修士,居然敢惹通玄家族。要不就是有所凭仗,要不就是大胆包天。”叶晨曦拭探他。并且,现在她才发现,这小子之前不过炼气五层的境界,如今居然已是炼气八层了。心中骇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走了后门,用了不少丹药和灵石,方勉强进入炼气六层。也不知这小子又用了什么手段。他嘿嘿一笑,口干得冒烟,小小的水杯并不能解渴,索性拿过茶壶,往嘴里倒。动作尽管粗鲁,可由他施展出来,仍然有种爽心悦目的优雅。“你既然知道家父的名字,显然是知道家父的手段。也应该知道,你救了我,日后自有你的好处。”叶晨曦默然。凌双馨看着叶晨曦,说:“家父从未出现在这个大陆,而你却认得家父。你肯定也是有秘密在身的,不过这是你的隐私,我不会过问。”这真的只是个十来岁的炼气期的少年吗?感觉就像一个老奸巨滑的狐狸。要不是她有上一世近百年的人生阅历,怕是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了。转念一想,他父亲连两个天仙都能诛杀,起码也是神仙中人。身为神仙的儿子,本领又能差到哪儿去呢?至于为什么会如此狼狈地躲到她这儿来,她认为这少年应该是犯了事,才被他父亲踢到天元大陆来。“我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叶晨曦说,“我可以救你,但你也得拿出足够让我心动的好处。否则我没必要把自己置于风险当中。”凌双馨正要说话,叶晨曦又说,“日后有我的好处这话就不必说了,我要的是现在的好处。”凌双馨哈哈一笑:“你真是个实在人,我就喜欢与实在人打交道。”收起了脸上的嘻皮笑脸,他说,“你刚才练习的大力金刚指,就是练一辈子也练不好。”叶晨曦愕然:“你是说我这金刚一阳指吗?”凌双馨撇唇:“你的梅花千拂手原本叫九数梅花诀,需要配合九数梅花旗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你那功法,应该是我祖母传下来的。只是我祖母写的功法应该是有误,还真是误人子弟。”“你祖母?”叶晨曦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个绝美女子的面容,明明也就二十岁左右的面容,居然还当了祖母?凌双馨没有回答,只是上下打量她:“你告诉我,你怎会有我祖母的九数梅花诀?”难不成祖母她老人家还来过天元大陆?叶晨曦淡淡地道:“我六岁时,无意间触动了灵魂深处的记忆球,上一世的记忆全在我脑海里,其中,便有梅花千拂手和金阳一阳指的功法秘诀。而给我这个功法的人,与我有过一面之缘。”她都不知该如何解释,那个美得惊天动地的女子,与她不过只一面之缘,却大方赠送她如此大的机缘。也因为这份机缘,让她踏上了凡人想都没想过的修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