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金岭 一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赵当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又睡了多久。迷蒙中,他只觉左臂上一股钻心的疼。

    耳朵听到身畔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以及时起时落的叹气声。他想睁眼看看周遭情形,那一对眼皮儿却直似有千斤沉,丝毫不动。

    “我的手臂。”左臂上又泛起一阵生疼,苦得他忍不住呢喃起来。

    “当哥儿,当哥儿!”

    一个兴奋又略显青稚的声音传入他耳,这声音甚是熟悉。但脑中一团混沌,琢磨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此者为谁。

    而后,又是昏昏沉沉,不省人事,左右发生了什么,赵当世根本无从得知。直到一个石破天惊的声音忽然炸响——

    “大小曹又来啦!”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赵当世猛然开眼,弹身坐起。头一个出现在他眼界里的却是一张肮脏不堪的面庞。

    “当哥儿,当哥儿!你醒了!”那张脸上浮现出一种极为快乐的表情。赵当世看得分明,除却泥灰外,那被土灰附着的面庞上还混杂着大量的血渍。原本美好的笑容,出现在这样一张污黑扭曲、甚至还带着一口暗黄龅牙的丑脸上,和谐感顿时荡然无存。

    眼前的人叫王来兴,与自个儿一个屯出身,打小就是自己的跟屁虫,今年实岁不过十六。

    王来兴的出现使得赵当世脑海中冗杂的记忆瞬时间连成一线。他用力眨巴眨巴眼睛,强振精神,出声问道:“来哥儿,嘛呢?”

    王来兴还未及回答,身边一个汉子飞跃而过,不意间擦到他肩头,径直将又瘦又小的来哥儿带倒在地。

    “狗日的剐怂,贼你妈!”王来兴狼狈地爬起身,狠狠骂道。怒眼看去,那人却不知已经跑到了哪里。

    一句骂人话出口,赵当世便想起自己自己眼下的窘困处境。这地儿名唤金岭川,地处陕西商州。就在不久前,自己跟着营中千户官在不远处的五峪埋伏官军,说是埋伏,结果稀里糊涂打了一仗,反倒大败,连夜逃至此处,昏厥方醒,连口水都没喝上,官军似乎又撵上来了。

    赵当世扶着身畔一块大青石立起来,便见一名骑士策马驰来。那骑士在他边上勒停了马,也不下来,居高临下俯视道:“千户官令,召集手下马队断后。”冷冷撂下一句后便打马而去。

    “当哥儿,咱撤吧。”王来兴眼瞅那骑士驰远,呸了一口道。

    赵当世并不答话,先左右环顾了一下。眼下官兵尚未至,左右同伴便都已经四散,各自奔走,留守原地者屈指可数。

    “老五、老杨呢?”这两人都是队长,在身为百户的赵当世手下做事。他四下看看,并没有发现俩人的身影。

    “老五前边碎了,刚埋。”王来兴脸上颇有些沮丧,“老杨在五峪就没影了。”

    赵当世不作声,又问:“除了咱,身边还有几个弟兄?”

    “十六个,九糕七芽儿。里边五个还挂了彩。”

    “个狗日的。”赵当世咬了咬牙。自己身为一个百户,鼎盛时期也不过带两百来人,其中一半还是裹胁而来的妇孺。现在倒好,手下死的死、逃的逃,人数连个小旗都不如。

    “若非大头领与闯营、献营他们的人都去了西安,咱还怕那些丘八?”

    “说这些不济事。”赵当世拍了拍愤愤不平的王来兴,“你且去千户那边瞅瞅情况。”

    王来兴点点头,转身就跑。他跟着赵当世这许多年,知道话中的意思。那千户是个不靠谱的,若他单溜跑路扔下自己一帮人当炮灰喂了官军,这买卖是决计做不得的。

    说话间,隶属于赵当世部下的人聚拢了过来。赵当世点了点,只有六个人。听说另有五个挂了彩的走不动路,没啥战斗力。非常时期,也只能抛下伤员任其自生自灭。还剩五个没来的不用想也知定是随大流跑了。

    “百户,直娘的锤子撵来了,咱往哪跑?”

    “王扒灰、上炕头几个早溜了。”

    “东南林子深,要不咱们往那儿钻?”

    几个仅存的部下七嘴八舌起来。在他们看来,大伙都跑了,眼下也只能选择跑路,所谓王扒灰等,均是其他百户。身为积年老寇,打得赢就干、打不赢就走,这已经被证明是作为一个合格流寇的基本素质。

    “千户那边情形不明,我已经差来哥儿去打探。若狗日的真想坑害老子,咱便走他娘的。”

    一个部下嚷道:“听说老回回早前便去了西安,闯营、献营的人马也都尽数拔去,留在商洛一带的弟兄不多,这分明就是想让咱们替他挡着大小曹。要俺说,咱吃喝不如那些回回、打仗倒总冲在前头,索性反他娘的,趁此脱离罢了。”

    赵当世细瞧那人,识得这个叫侯大贵的破落户。此人原是延川一屯堡的旗军,早先杀了守堡官,投了紫金梁王自用为小头目,后王自用死,余部被闯将收编,这厮被削弱,心生不快,便自带几十人自立。崇祯六年九月与蝎子块、一盏灯等合兵高平,被山西总兵张应昌击溃,复投上山虎,又被左良玉大败,仅以身免,无奈只得投奔闯将,最后辗转归老回回马守应至今。

    马守应为回民,其下所任多回部军民,侯大贵郁郁不得志,又性情暴烈,自然得不到赏识提拔。饶是他经验丰富,果敢擅斗,在回营待了许久,还只是个小小的伍长。

    他早有去心,只是苦于平日无人同谋,如今有此机会,一个人又不敢单溜,便来怂恿赵当世。

    赵当世知此人反复无常,平素里虽不信任,但也惜其能干。今日他不走,仅仅是怕落了单任人宰割,一旦日后有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屈居于自己一个名不副实的百户手下的。

    眼下自己人数虽少,但好在身为马军,人手一匹马还是有的——毕竟保命的家伙,每人的手里都紧紧攥着缰绳。

    “敌势不明,我等暂不可轻动。左右逃窜的不过是些杂毛,千户的标兵去留未定,是走是战,权等来哥儿回来再说。”

    他所说“标兵”便是千户手下的一干亲兵。这些流寇作战虽然多无章法,但军中却不乏原先服役明廷的营兵、守城军等,如王自用、马守应、罗汝才以至于这个侯大贵均是行伍出身,故而编制建制基本沿袭了官军兵制的那一套,偶有不同也万变不离其宗。

    “也罢……”

    赵当世发话,这些部下也只好乖乖受命。与其说他们听赵当世的话,倒不如讲他们都是老兵油子,深知脱离组织的祸害。陕西流寇云集,弱肉强食,强则合伙、弱则吞并,一旦落单,不论遇上官军还是流寇,都只有死路一条。故此侯大贵没走,其他人也不敢走,何况自己手上还有马。

    众人又等一会,看着不断后逃的袍泽,心中都是焦虑万分。中途还有几个逃命的想上来抢马,都被赵当世等人砍死。

    好容易等来了王来兴,还没等张口问,见他在老远便开始挥手,并扯嗓大呼:“千,千户死啦。小曹和姓白的包抄上来了!快走!”

    他才说完,众人便已经娴熟地飞身上马。“小曹”是参将曹变蛟,“姓白的”则是都司白广恩。此二人分别为援剿总兵曹文诏、陕西三边总督洪承畴部下骁将,曾数次击败流寇,流寇闻名皆畏。

    千户既死,自己手下寥寥数人,负隅顽抗没有任何意义。赵当世上了马,扭头去看王来兴。却见他忽地坠马,再看之下,却是右臂上中了一箭。

    “百户,走吧!”侯大贵见赵当世迟疑,急催道。他造反早,曾多次与曹文诏交战,深知此人骁悍。此次曹文诏复出,骁勇不减当年,他一想到此前的惨败,便怕得打颤。

    “不成,我得去救他。”

    赵当世一拍马,毫不迟疑地赶向王来兴那里。王来兴年纪虽小,却是自己身边唯一值得信赖的人。赵当世不是薄情之人,不忍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伙伴从此离开自己。

    “你等先走!”走前,赵当世抛下一句话。

    两个手下闻言拨马就要走,侯大贵横梃一拦,冷冷道:“百户都没走,你俩没锤的货急着投胎咋的?”

    这几个手下平时就畏惧侯大贵蛮狠,此刻心中虽怕官军怕得紧,面对眼露杀光的侯大贵,却也不敢说走就走,一干人便驻马朝赵当世那边望去。

    却说王来兴中箭落马,不敢停顿。经验告诉他,背后不远一定有一双贪婪的眼睛在盯着自己项上的首级。他连滚带爬地起来,看见赵当世纵马而来,边跑边叫:“当哥儿救我!”

    话音方落,却见赵当世在马上举起木枪,龇牙睁目,大喝一声。伴随着喝声,木枪被飞掷而出,从王来兴头顶掠过。

    王来兴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距离后背十步远的地方,一名官军骑手勒马停下——那木枪没有投中人或马,却恰好插在了马前一步,那马受了一惊,不顾骑手催逼,自己刹了步子。

    王来兴刚将头转回,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肚上一紧,自己整个人竟被赵当世从地上抄起来,也亏得他身小体轻,才能使飞马而过的赵当世一把成功。

    赵当世将王来兴放在身前坐下,护着他俯下身来,脑后传来骂娘声,紧接着又呼啸着自后飞过几支羽箭。幸得运气好,几支箭都擦着赵当世的青衣过去。

    侯大贵见状,招呼众人道:“走了!”

    八人伏鞍,拼死赶马飞飙,任凭背后喊杀震天,只作不闻,唯听耳边风声呼呼,经久不绝。

    七匹马狂奔至暮,直到左右寂静,只剩风声鸟鸣,才敢慢慢停下。

    众人寻了一处水源,下马歇息。赵当世将王来兴扶到一树下,剥开衣服,查看右臂伤势。

    侯大贵在溪边猛喝了几口水,又洗了把脸,转来王来兴这里,看了看伤口,对赵当世道:“百户,只是入肉,没甚大碍,拔了便是。”

    赵当世点点头。王来兴中的这箭并未伤及臂中大脉,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众人都是刀头上讨生活,对于这种皮肉伤早已经见怪不怪。也多少有些应对的经验。当下用燧石生了一堆火,赵当世取了短刀,放在火上炙烤一番,而后拣了一根木枝让王来兴咬着,自己用刀细细剐了伤口沿边的烂肉,并顺着箭镞入口,切了个小口子,最后慢慢将箭矢拔出。

    王来兴年纪虽小,却颇为坚强,饶是疼的额头冒汗,也并未支吾一下。只是将嘴中木枝差些咬折。侯大贵在旁看着,笑着赞道:“来哥儿果然是条汉子,哥哥早前看错你了。”

    王来兴吐了木枝,粗喘两口气,瞪了瞪侯大贵骂道:“去你娘的。”他自小营养不良,虽已十六,但身板依然极其单薄。就是放在基本上都是瘦骨嶙峋的流寇、饥民中也显得弱小。侯大贵此前就因此嘲笑其为“娘子兵”。

    赵当世又将伤口处理一下,扯条破布简单给他包扎一番后,见二人还在拌嘴,对侯大贵道:“行了,别吵吵了。咱们虽然暂时逃离,但并未到懈怠之时。既要防着官军,也要防着其他营头的人来趁火打劫。侯伍长,劳烦你带两个弟兄四下看看,提防着点。”

    侯大贵经验老道,这侦查放哨的事交他来做目前是最合适。侯大贵倒也不推脱,爽快应了,临走又贪婪地看了看倚着树干的王来兴。

    赵当世知道他几个月没尝过荤腥,心术不正,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打发他走,不让他围在王来兴身边燃起邪念。

    王来兴喝了别人递来的水,稍复精神,赵当世就在他身边坐下,用毡布细细擦着腰刀。

    他看了看身前不远处跳动着的篝火,又看了看赵当世,轻轻叹了口气,细声道:“当哥儿,咱接下去咋办?”

    赵当世听了这话,擦着刀面的手慢慢停了下来。许久没有回答,最后微微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