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黄土 三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这是与曹文诏部的决战。前一宿,李自成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想过击败曹文诏后如何乘势在关中打开局面,更想过此战若败,自己将如何面对接下来的险恶局势。

    心绪繁杂下,睁着眼捱了一夜,至此时,虽是黑圈环目、血丝满眼,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疲怠,自湫头趟子坳开战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远处的战场。

    李过陪着叔父立在高处观察着战事,眼下,曹文诏所率的千余步卒与前部曹变蛟的数百马军被己方从中生生截断,两方虽不过咫尺之距,却各陷囹圄,根本无法接触联系。而作为插入二曹当中的这根楔子,其主力便是李自成引以为柱石的“老八队”,配以数千健卒,在八队猛将刘芳亮以及李自成老营心腹田见秀的率领下顽强抵抗着来自曹文诏与曹变蛟两边的压力。

    李自成为了此战精心布置,不但选择了这样一处地势狭窄不利骑兵驰骋的地段进行决战,还细心调配兵力,以乱世王蔺养成部为前锋,自率精锐居中,过天星张天琳殿后,发动所有战力,以期一战而胜。

    曹变蛟的骑兵们下马步战多时,虽尚能确保阵线不失,却也无法争取主动,更别提与曹文诏合兵一处。为打破困局,曹变蛟临时起意,从各处抽调了近百人,配给战马,令其发动冲锋。

    作为围困曹变蛟部的主战部队,蔺养成很快发觉了对方的企图。他一面着人摇旗,一面安排人手进行阻击。

    那百骑均是曹变蛟手下精锐,九死一生的境地也不是头一遭碰见,都明白自己身负重任,人人心中亦存必死之心。遥望见蔺养成号旗招展,便集成密阵,打马冲去。

    这一冲起来,抵抗在前线不成队列尚在混战的蔺营步卒瞬间溃退,曹变蛟觑得时机,乘势又集结了几股分散的小势力,重新构建防线。

    蔺养成的本阵就在不远处的小坡上,骑兵疾驰,须臾便近百米。此时炮响一声,原本布置在林中的数百鸟铳手倾巢而出。

    这些鸟铳乃是李自成费尽心思搜罗而成,其中不止鸟铳,还有火铳、十眼铳等各式各样的火器,全都是流寇们抄掠各地官府武库所得,被集中起来,作为预备队伺伏林中,现在全都分布到了蔺养成本阵两翼。

    那百骑也都看见了这支突然出现的火器队,他们之中有的已觉不妙,想要勒停坐骑,但冲锋之刻,又在狭窄地域,战马之间摩肩接踵,其前进后退完全不受骑手控制,只是随着群体只顾朝前猛冲,待到五十步内后,只听“砰砰砰砰”一阵清脆响亮的铳响,浓密的硝烟在蔺养成阵前腾起,随即便传来刺耳的马嘶与哀嚎——密集的官军骑兵中弹者无数,翻覆的战马与官兵搅乱了冲锋的阵型,将近一半的骑兵因为中弹或是受到阻碍而无法继续冲击。

    剩余的数十骑则在硝烟散去的那一刹那,一头扎进了陷阱——蔺养成阵前早已掘好的十余个大土坑。土坑下插满了尖锐的竹签与铁蒺藜,跌落的战马与官兵在坑底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惨叫声。

    压阵的张天琳时刻关注着蔺养成部的动静,他手下有着近万人的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场,此刻闻得炮响,又见旌旗招展,毫不迟疑,立刻派遣两翼上前增援。

    还是有十余骑冲到了蔺养成面前,马速在这一刻达到了最大值,被迎面撞上的火器队刹那间向四面炸开,官军在马上悲愤地嘶吼,疯狂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砸向马下的流寇,毫无防御的火器队肢体横飞,四散奔逃。

    蔺养成铁青着脸,坐在马上纹丝不动。事到如今,他也忘却了生死,镇定的表现令手下胆气陡增。只见他左手一摆,喝道:“弟兄们,牲养的曹文诏就在前边,有胆气的就给老子扒他的皮、吃他的血!”

    一声令下,他部下亲兵队就冲了出去,眼前的官军骑兵已不足五十人,己部人马加上后军来援的不下五千人,此刻不干他个球朝天更待何时?此前掌盘子可是许过诺,杀一官军者赏十两,若得有名官军将领则赏百金,擢拔三级,发财发家就在此刻!

    曹变蛟派出的一百精骑很快就被如狼似虎的流寇吞没,眼见流寇中阵守备愈加厚实,他也感觉到今日之战要想取胜已是奢望。不过,他仍然不认为流寇能挡住自己的突围。他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那边叔父曹文诏的战况。他的部下几乎都是步卒,突围的难度可比自己高多了。

    越来越多的流寇不断从各个方向加入战阵,曹变蛟又试图组织了几次冲锋,想要打通与曹文诏的联系,但流寇的顽强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在损失了十余人后,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李过看到李自成紧绷的面颊慢慢开始缓和,也微笑着指向曹变蛟那边道:“官军支持不住,想要突围了。”

    李自成没有立刻回应,又看了一会儿方道:“传令下去,纵官军马军自去,集结兵马围困官军步卒。”

    李过一惊,不解道:“这是为何,将二曹困住实属不易,怎可轻易放其归去?”

    李自成摇摇头道:“曹部军马皆精锐,骑兵锐利而步卒耐战,当下我方虽取优势,却并不能兼顾。若欲完全击溃一部,当有所舍弃。倘若贪心不足,到头来只怕两边都留不住。”

    正如李自成所言,曹文诏手下的步卒确实耐战。区区千人面对数倍的流寇围攻,依旧不落下风,反而不断组织反击,向外突围。也亏得刘芳亮、田见秀等拼死力战,方不至于为其冲破。

    曹变蛟不明曹文诏形势,但手下伤亡甚众,又疲惫不堪,再战下去,绝非上计,只能收拾伤员,下令撤离。

    因李自成有令,故曹变蛟部很快便突出而去。蔺养成受令带领五千人马佯装追击,实则占据各处险要,布置兵马,以防官军回援。除却张天琳领三千人在外围布防待命外,其余兵马全都围攻曹文诏。

    此时坐营官侯一位已经战死,冯举也已负伤累累,曹文诏眼见流寇越杀越多,自觉不妙,亦寻机退却。

    “流贼蓄谋已久,不可恋战!大人先走,属下断后!”冯举兜鍪被击落,斑白的须发皆张,奋力疾呼。说间,一把扯破曹文诏所披红蟒袍,覆于己身。

    以冷色调为主的乱阵中,这件鲜红的蟒袍极为刺眼,流寇不识曹文诏面目,便只道披红袍者为其人,如今全都朝冯举攻去。

    “大人快走!”冯举引着本部兵马死命抵抗住豺狼般上涌的流寇,睁目龇牙喝道。他这支步卒装备精良,骁勇剽悍,舍生忘死之下,硬是将密不透风的包围打出一条缝隙。

    事已至此,曹文诏别无选择,他大喝一声,挺矛当先厮杀,所过之处流寇纷纷躲避,原本铁桶也似的包围圈此时竟开始松动。

    李自成发觉有异,着令李过道:“官军死战,如不速战,其必突围而去。不过曹文诏尚困阵中,你快带人将其攻杀,其余官军可任去。”他站得高远,看不清阵中人物面目,也只能依据那红蟒袍依稀判定曹文诏的位置。在他看来,曹家军可虑者不过曹文诏一人而已,将其击杀,余不足虑。

    李过受命而下,带领百余马军冲下山坡。聚拢的流寇见自家马军杀下来,皆鼓舞欢欣,闪开道路。

    冯举见吸引了对方注意力,心下甚为欣喜,高声大呼:“贼人听着,你曹爷爷在此,降者免死!”

    他这一声下来,就像扔了颗火雷,流寇顿时炸开了锅。人人争先,都想斩其首级,立下不世之功。李过于马上亦高声笑道:“曹总兵死到临头,尚口出狂言。不若乖乖将首级给咱,卖个人情,往后清明寒食,咱也为你点上一柱香火!”

    冯举刚想大骂,怎料胯下战马伤势过重,趔趄几步跪倒在地,他没有防备,加之腰部多处创伤,竟被颠了下来,扑倒在泥泞中。

    冯举挣扎着想要爬起再战,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七八杆长枪从个个方向刺入了他的身体,冰冷的枪头在身体里搅动,就像一团团火焰不断灼烧着他。鲜血从紧咬着的牙齿的缝隙中渗出,他用尽全力抬起头,想要找寻曹文诏的身影,口中兀自喃喃:“总戎……”可惜剩下的话还没能出口,无数刀枪就接踵而至,他的热血与期盼在这一刻只能永远湮灭在尘土之中。

    冯举既死,流寇们无不疯了一样,争抢着他的尸体,顷刻之间,完整的尸身就被砍剁撕扯成了十几块,对着这些残缺的肢体,流寇们甚至都开始自相残杀。李过挥刀砍死数人,将躁动的手下弹压住,取过冯举的首级,用衣角擦拭其脸细看,陡然色变,击髀痛呼:“此人绝非曹文诏!”再想去寻正主,曹文诏却已经带着数百人穿阵而走。

    李过转回坡上,来到李自成前跪下:“掌盘子,属下无能,认错了人,叫曹文诏那厮跑了!”

    李自成面色阴郁:“暂且起来。你下坡去,让蔺养成和张天琳继续打扫此地,教芳亮、见秀带领精锐,继续追击,务必要杀了曹文诏!”

    没能在此地就除掉曹文诏固然可惜,然而李自成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他看了看曹文诏逃跑的方向,心下并不担心。

    刘芳亮、田见秀带着八队精锐紧紧追击曹文诏,他们几乎人手一马,追起步卒为主的曹文诏部速度上占据优势。不过曹文诏从军多年,也非易与之人,不但追击拿手,撤退也有一套。于路尽挑些崎岖难行的道路,并不断留下部分兵力,据险阻击追兵。

    要说他手下这些官兵也确实忠心耿耿,眼见大势已去,并无一人怀有二心,虽知被留下断后乃是死路一条,却没有半点怨言,依旧拼死而斗。李、田二人追了数里,击杀断后官军近百人,自己居然也伤亡近百人,并且眼见与曹文诏的距离原来越远。

    曹文诏兜兜转转,好不容易将追兵甩远,一路向西,到得娑罗寨地面,才想休息,不防乱箭四出,竟还有伏兵在此,强作精神,列阵迎战。

    一通乱箭射毕,流寇两面包围过来,为首渠帅跨马大笑:“曹总兵你也有今日!快快下马受降,尚可给你留个全尸。”

    曹文诏大怒,两下力战,一来曹部兵马鏖战半日,又跑了许久,早已疲惫非常,遇上这支养精蓄锐已久的战力自然占不到便宜;二来追兵在后,若执意混战,待流寇集结完毕,胜算更低。故此,战不多时,曹文诏就传令再退。

    这一退,却没了在趟子坳时的齐整,人困马乏的曹部兵马士气降到了最低,在流寇咄咄逼人的攻势下,撤退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溃退,大部分官军战死,最后仅有数骑亲兵随着曹文诏逃出。

    曹文诏一败再败,落荒而逃,也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力竭,滚鞍下马,在地上喘息多时。附近有些百姓,见着数人狼狈模样,都远远遁走。亲兵追上去问询,才知此地为烟村堡子沟的红泥城地带。又打听到不远处的姬家山山高林密,地势陡峭,可以躲避,便架着曹文诏往姬家山跑。

    才登姬家山,背后流寇便已追至,当先为数十马军,为首一将年纪轻轻跨黄马在前。他单人匹马来到山下喊话,要求曹文诏投降,并承诺若投降,必不会加害。

    曹文诏看看山下的流寇,再看看左右血迹斑斑的亲兵,俄而仰天大笑起来。左右亲兵见状皆潸然泪下。又过一会儿,只见曹文诏慢慢走到一颗松树下,扶树低泣片刻,猛然拔剑自刎。

    山下那年轻流寇将领见状,急令手下弃马登山。那数名曹文诏亲兵抱着主帅尸首大哭,还未等流寇逼近,便也都自刎而死,短短半炷香不到,所有人都已伏尸于老松之下。

    夕阳渐下,余光照映着远处苍茫山脊,辉腾的阳光如同给它镶上了层耀目的金边。赵当世走到老松下,看着死不瞑目的曹文诏,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