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四章 东有甲斐虎,西有若狭喵(^ω^)!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霞美城南四五里处,真柄景忠已经在这里蹲了快半个时辰了。



    自从京极高政一行离开之后,真柄景忠却是连根毛都没有看到过,若非知道这里通往战场只有这一条路,真柄景忠都快以为京极家的大军已经从别的路离开了。



    真柄景忠等人埋伏的这个地方霞美城西南方向的一处隘口,当地人称之为惠比垰。南北两侧小山,只有中间有一条狭窄的街道,是后濑山城通往国吉城的必经之路。俩边地势很高,高约二三百米,选择在这里埋伏,朝仓宗滴事先也是考虑了很久的。而由此也证明朝仓家对于若狭的地形了如指掌,看来图谋若狭也不是一天俩天了。



    既然是打算一举歼灭京极家的本阵,朝仓宗滴自然会考虑周全。像惠比垰这样的地方,只要京极家的本阵从这里经过那么便会瞬间被包围。



    “都给吾打起精神来!”



    看着四周松松散散有些疲惫的农兵,真柄景忠厉声说道,“敌军马上就要到达这里了,敌方总大将便在此列,若是能讨取敌方总大将,吾重重有赏!”真柄景忠不时的鼓舞着身旁的足轻,脸上满是汗水。



    六月份的温度虽说远不比最热的时候,但是一堆人挤在这些草丛之中,确实还是很热的。不过,一想到自己身上肩负的重任,真柄景忠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烦躁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大人,发现敌军了!”



    这时候,一名侦番的话传来,对于真柄景忠来说简直如同天籁!



    “敌军现在到达何处了?”



    “就在前方不远处一,已经过了日枝神社,大人马上便能看到敌军了!”侦番连忙回答道。



    “很好!终于来了!”



    真柄景忠连忙从身旁持刀小姓的手中接过了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野太刀,然后驻足立于坡前:“准备好石块,等会儿本家一声令下,汝等便要让京极家的鼠辈知晓厉害!”



    “哈!”



    等待虽然很漫长,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高举着京极家与武田家旗印的兵势总算是缓缓的出现在了真柄景忠等人的视线中............



    ........



    惠比垰。



    相比于速度快的骑马队,武田信雄带着后续的足轻们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到达这里。



    熟知若狭地形的武田信雄虽然清楚这个地方是容易遭受伏击的,但是武田信雄如何能够想到朝仓家会在这里布置伏兵?



    更重要的是京极高政刚刚才带着骑马队经过这里,既然京极高政都平安无事,那自己倒也可以大摇大摆的从这里经过。毕竟前方战事吃紧,兵贵神速。



    “翻过惠比垰就能看到霞美城了,战场距离霞美城不远,大家再加把劲!马上就要到了!”



    武田信雄骑在一匹杂毛马上大声的说道。



    虽然贵为武田家的当主,但武田家的战马早已经被京极高政抽调送到了今浜城,也就是武田信雄才能有匹马骑,其他的武田家武士全都是步行的。



    战马在这些不产马的地方还真是稀缺资源。



    突然!



    正当武田信雄准备一挥马鞭快速通过此处之时,一名武士快步上前拉住了武田信雄。



    “武田大人,前方有些不对劲!”



    看着四周平静的样子,武田信雄正准备发火,但看清楚拉住自己的乃是一名京极家武士之后才露出疑惑的神情低下头问道:“这里如此安静,有什么不对吗?”



    “正是因为太过安静了,所以才不正常!”



    “我们从后濑山城出发,一路所过之处山高林密,时有飞鸟入林啼声不绝于耳。”



    “但唯独此处不见一只飞鸟,更不闻鸟鸣之声,难道不奇怪吗?”



    武士说完,武田信雄也狐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军法有云,飞鸟悬于林必有埋伏,然此间既无飞鸟,岂不是正好没有伏兵么?”武田信雄自信满满的说道。



    “武田大人所言虽说乃是军法所记,但如此按图索骥岂非纸上谈兵?”这名京极家的武士毫不客气的斥责道。



    虽说武田家如今是臣从京极家了,武田信雄在京极高政面前表现得也像个弟弟一样。但武田信雄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居然被这么一名不起眼的武士给当众打脸,若说心里没火那是不可能的。



    还没等武田信雄开口,一旁的几名武田家的武士看不下去了,“住口!汝是何身份,竟敢如此与本家主公说话?”



    “阁下未免太过失礼了吧?!”几名武士横眉竖眼的看着眼前的京极家武士说道。



    “在下乃京极家臣伊势代官石田陆奥守之子石田藤左卫门!身份虽不及在场诸位尊贵,但这里除了贵方之兵势之外也有我京极家的足轻,难道在下还能眼睁睁看着武田大人带着本家的足轻去送死吗?”石田正村挺直胸膛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下武田家这边有点骑虎难下了,一名武士连忙小声的问道“主公,现在怎么办?”



    武田信雄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好半天之后才咬牙切齿的说道“右卫门,你带俩个人悄悄的去前面查探一下!小心些。”



    武田右卫门连忙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惠比垰一侧的山头上,真柄景忠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回事!京极家的人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难道是我们被发现了?”真柄景忠的心里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看着下方迎风飘扬的京极高政的马印,真柄景忠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拿起手中的武器,大声说道:“敌军就在眼前,诸君何不随吾一同杀敌?”



    “杀啊!”真柄景忠突然从树丛中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太刀猛地朝着前方武田信雄等人的方向一指,嘴里大声的说道。



    真柄景忠话音刚落,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震天的喊杀声。紧接着,随着一阵地动山摇,数不清的石块和檑木从山上飞了下来。紧接着,数千足轻从山道俩侧杀了出来,将惠比垰直接围了起来。



    道路中间的京极家和武田家的农兵们瞬间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场面”给搞蒙了。



    “不好!有敌人!”



    “我们中埋伏了,怎么办!”



    “啊!我的腿,完了,我的腿被石头压住了,救命啊!”



    “啊.........”



    一时间,惠比垰四周响起了京极家和武田家足轻们的惨叫声。



    武田信雄这会儿大脑已经当机了,这里竟然真的有埋伏?!



    不可能啊,书上不是这样写的啊,这不科学啊!



    “主公,快走!”几名反应快的武士见势不妙连忙招呼武田信雄快跑。



    “跑?”



    “跑!”



    只一瞬间,武田信雄便在心中做出了决断,到底还是小命要紧啊!



    然而武田信雄虽然决定了逃跑,但是胯下的杂毛马却掉了链子。由于这匹马并非战马,又没有受过作战训练,所以在四周喊杀声响起之时便受惊了。



    于是乎,就在全场的人惊慌失措之际,受惊的战马直接带着武田信雄朝着朝仓家兵势最多的地方冲了过去。任凭武田信雄在马上如何大叫也毫无反应,这一瞬间武田信雄都快哭了。



    然而其他的人并不知道武田信雄的情况,看着武田信雄“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独自面对数千敌军!这画面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气,看的四周的足轻们莫名的鼓起了战斗下去的勇气!



    “主公真乃无双之勇士也!”



    “诸君,跟在主公身后冲啊!”



    “杀啊!”



    “喔!”



    一时间武田家的武士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纷纷拿起佩刀长枪便跟在了武田信雄的身后朝着前方的朝仓家兵势冲了上去。



    石田正村等京极家的武士也愣住了,随即心里也燃起了对武田信雄的敬佩之意。



    “此,真豪杰也!”



    四周的武士们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嗯...嗯...嗯,石田大人所言极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