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67章 英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带你走进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停滞不前或者在倒退,我认为需要看些书来弥补一下心灵,书籍有时候真的可以给你生活以希望,有人曾说:“良好的阅读对于心灵就如良好的眼镜对于眼睛一样,它带你遍及于生活的细微之处。”所以当你觉得生活停滞不前,你可以多读几本书。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莎士比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列夫托尔斯泰说,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有人说:“每一本书都是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每个人的眼睛,每个人的智慧一接触到它,它就活过来啦!”
伏尔泰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我们要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我们才会受益终身!读书也是一种享受,有书的陪伴我们就不会觉得孤单,生活从此也会觉得与众不同。让我们在书海里畅游吧!
多少豪杰都是在书的影响下改变命运的,读书不可能一下子让你变的强大,变的有智慧,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藏在你的气质里。要进步就得努力的多读书,读好书。
生活在这个和平没有硝烟战火的年代里,是多么好啊!有书可读,有人说,“身不饥寒,天未曾负我,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说的多好啊!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充实自己,用知识武装我们的头脑。自己先慢慢的变的强大一点点,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国家也就会变的更加强大。
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人,请都要读点书吧!有书的陪伴你将会生活的更有意义。让书与你同行,你也会生活的更加幸福与精彩!
    对于美国的那些帮派分子,丰田英二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些人当中的绝大多数都学历不高,能够从社区大学里毕业就算是高学历了,陈耕是怎么想的,竟然要让这些渣滓去学编程和数学?!  “这是费尔南德斯市长的意思,”司机的言语中颇有些自豪:“他说,这些家伙虽然犯罪了,但将来有一天终究还是要出狱的,可出狱之后怎么办?如果没有一技之长,终究还是要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可如果他们能够张维一技之长,将来出狱之后就能够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养活自己,起码不至于再犯罪了。”  费尔南德斯竟然是这么想的?  丰田英二有些惊讶,不过他也承认司机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些家伙就只是在监狱里面呆着,出来之后还是身无一技之长、没有任何的谋生技能,这么一个除了犯罪什么也不会的家伙,出了监狱之后除了再次犯罪之外还能干什么?  对于美国罪犯的在监狱里面的情况,丰田英二也有所了解,美国监狱的情况,比在电视和电影当中看到的还要黑暗的多,除非那些极度危险的重刑犯之外,“普通”犯人每天都要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学习?当然也有,但学的是法律,至于向犯人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的机会?你想多了。  如果底特律的这些犯人当真能够在监狱里学到一技之长,对于他们将来出狱之后的生活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那这些罪犯学的怎么样?”丰田英二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您问他们学的怎么样?哈……”司机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先生,那可是编程!编程!还有数学!先生,您不觉得这对于一个普通的美国罪犯来说这有点太难了吗,我敢和您打赌,那些蠢货宁可去劳动也不愿意学什么见鬼的数学和编程,不过也有好处,我相信他们出狱后再也不敢犯罪了。”  司机乐不可支。  在司机他看来,让罪犯学习数学和编程这简直就是个“天才”的想法,不是监狱方面让罪犯们掌握一门谋生的技能,而是监狱方面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合法的折磨罪犯的方法:相比于传统的体力劳动,这种不会对罪犯的身体造成任何损伤的办法,简直太要命了,至于这些罪犯能不能学会编程的问题……  开什么玩笑!  如果一群都未必有高中文凭、头脑简单的除了偷窃和抢劫之外什么都不会的罪犯也能学会编程,那斯坦福、麻省理工的高材生们还不得羞愧的一头撞死?  一想到一群身体强壮、人高马大的犯罪分子在监狱里痛苦的学着数学和编程,丰田英二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翘起:让一群未必有高中学历、连100以内的加减法都未必能够灵活掌握的笨蛋学习数学和编程?相信那些蠢货真的会在监狱里过的痛不欲生,哈……首富就是首富,折磨人的办法也这么别出心裁。  就在丰田英二感慨陈耕连折磨犯人都这么别出心裁的时候,底特律大学工学院的大二学生赵学年,正在寝室里收拾东西。  “嘿,赵,你又要去监狱了吗?”同寝室的美国青年威尔斯,用带着几分嘲笑的口吻向赵学年问道。  “是去监狱教那些人学数学,”赵学年皱了皱眉头,认真的纠正着威尔斯:“威尔斯,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  赵学年知道威尔斯的意思,这家伙根本就看不起自己,至于看不起自己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华夏人,这种情况在美国太正常了,赵学年也早就习惯了美国人在日常里对自己的这种若有若无的歧视,只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sorry,”威尔斯随意的耸耸肩,半点没有道歉的样子,笑嘻嘻的道:“习惯了,不过赵,你也太敏感了些。”  赵学年抿了抿嘴,却是没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作为公派留学生,自己是幸运的,除了留学的绝大部分费用都能够享受国家的补贴之外,自己还成功的申请到了费尔南德斯留学生基金会的补助,每个月可以从陈耕先生的留学生基金会里面得到400美元的补助费用……据赵学年所知,在此之前,很多国内的留学生都得到了陈耕先生的资助……有了这400美元,自己的财务压力大大减轻,终于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在学习当中了。  更让赵学年庆幸的是,陈耕先生的费尔南德斯留学生基金会还帮自己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每周去给底特律监狱给那些罪犯们上一个小时的数学课。  就这一个小时,自己可以得到50美元,一个月就能赚到200美元,对于赵学年来说,有了陈耕的留学生基金会赞助的400美元和这200美元,自己几乎不用出去打工也能维持生活了,所以对于这个兼职的机会,他非常的珍惜,对于每次的数学课也准备的很认真,只是对于这些美国人的数学水平,赵学年实在是无语的厉害。  “好吧好吧,”威尔斯摇摇头,他却是是看不上自己的这室友,但今天,他之所以不停的跟赵学年说话却是有原因的:“赵,底特律监狱里的那些犯人,是不是都十分的凶恶?”  对于这个问题,威尔斯十分的好奇。  “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赵学年不知道自己的室友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不过既然对方不谈论自己了,他还是给威尔斯介绍了一些情况:“我听说里面的人有杀人犯、有抢劫犯,还有纵火犯……总之就是一群人渣。”  “哇喔……”听赵学年这么说,威尔斯一脸的兴奋:“酷啊!”  “那些些家伙可都是罪犯啊,你竟然认为他们很酷?”赵学年被自己室友的价值观给震惊的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  “当然,难道你认为他们不酷吗?”威尔斯兴奋的反问。  “不,我不认为这很酷,”赵学年认真的摇头:“相反,我认为那些家伙蠢透了。”